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偷听经历
偷听经历
我上四年级的假期里,疯狂迷恋上了一款网游《天龙八部》,酷炫的技能效果、强大的生活系统、武侠情缘的链接,让我日夜沉迷。成绩也退步不少,以前名列前茅,现在游走到全级30名左右,为此没少被父亲骂。
  母亲也是很生气我这样的表现,她骂得比我父亲还凶,常常表露出痛心疾首,当时真震慑到了我,不过网瘾这东西骂也没用的,我行我素,骂完我继续玩。母亲倒不是担心我成绩,她对我这方面从来都是顺其自然,她只是觉得我就像一个病态的瘾君子,不务正业,不外出和同学玩,整天对着电脑,这有点可怕,担心我精神出问题。
  父亲输钱越来越多,心情也变得更差,母亲不可避免受到影响,这种情况下,我沉迷网络,他们怎幺会不恼火?
  母亲不仅要在工厂办公室工作,下班回家后的家务事一件不落,又要抽心一些农作物,对奶奶态度也越来越差(后来我知道,这是由于年轻时奶奶看不起母亲,更看不起母亲老家那边的人,这样母亲一直耿耿于怀,广西女人,自尊心很强的)。
  父亲很爱家,这点母亲一直承认,母亲一直不满他好高骛远又无所作为的表现,而且在家根本不帮干什幺活,几乎是母亲一个人完成。另外,父亲经常指责母亲对奶奶的态度,要强的母亲自然不忿。
  记得有一天,父亲估计是输钱了,晚饭的时候母亲打了几个电话催他回来吃饭,父亲回到家后气冲冲的,莫名其妙地乱发一通火,然后就饭也不吃就上二楼了。母亲估计也很生气,但还是托我端饭菜上去给他。等到我们都上二楼的时候,已经吃个精光了。母亲当时觉得很可笑,就看电视了,他们互相之间也不搭理。
  看到一半的时候父亲突然起来拔掉电源……母亲一脸黑线,当时也不发作。
  只说了句:「有种的晚上别求我。」就去邻居家串门了。
  回来时候是跟我睡的,不过当时我没什幺想法。母亲还说:「你这该死的老爸肯定输钱了,回来拿家里人出气。让他自己睡好了。」
  我有点哭笑不得,母亲大人啊,老爸又不是小孩子了,你让他自己睡这算是惩罚?
  这可惜那晚没有有意识地去揩油。
  第二天早上,父亲估计忏悔了一夜,就在厅里低着头嘀嗒嘀嗒地抽着烟。我扫地的时候,发觉他们房间地下有一团一团的纸巾,我就对父亲说:「爸,擦鼻涕的纸巾不要乱扔好不好,我扫得很辛苦的。」
  母亲听到了这话,瞥了一眼我手里拿着的垃圾斗,冷笑了一下,「活该,你不是很本事吗,整天凶老婆出气。」
  父亲尴尬不已,而我,不明就里,这是哪出啊?
  下午父亲还是一贯伎俩,又找话题搭讪回母亲,这次是说装空调的事,记得上次他们冷战父亲是提买洗衣机,我靠,照这样下去,再多几次岂不是要提买飞机的事了。
  又是一个晚上,12点多了,我还在房间里玩游戏,我猜父母和妹妹早已睡了,不知怎的,母亲又睡回了他们的房。
  我出去喝水的时候,听到他们房里传来「砰砰砰」好像有什幺撞击床板的声音,又听到母亲的叫骂声,我想他们不会是在床上吵起来并打起来了吧。就小心翼翼地退回自己房门口,侧耳听听什幺状况。
  母亲的说话:「滚开!我明天还要上班。」虽然,声音压低,还是能听出生气的味道。
  床上的动静还在继续。
  又是母亲的声音:「白天太多活,很累,今晚不想动。」
  父亲窸窸窣窣的说什幺我倒听不清楚。
  我依旧不清楚他们发生了什幺,以为是普通的争吵。
  母亲的话:「害我明天起不了床看我怎幺收拾你!」
  这时传来好像身体在床板上翻来覆去的声音,「嗯……」,明显是母亲发出的。
  又是一声绵长的「嗯……嗯」。很压抑,很难受的感觉,母亲发出的声音,又有那幺一丝放松酥软的感觉。一种激人奋进的声音!
  一瞬间,我像是开窍,明白他们原来是在干夫妻那档事,就是传说的「做爱」?
  我全身的血液好像要冲到脑袋,感到血脉喷张,虽然我平时看片不少,但真实的,还是第一次碰到,应该说听到,而且还是父母!
  隐约听到母亲口里销魂的,传说中的「呻吟」,他们没关门,我小腹有什幺东西爆炸开来,下体不知不觉硬挺。
  可惜的是,我看不到里面的状况!
  我脱掉拖鞋,贴着墙壁,小心翼翼地走近他们房间门口。有一丝橘黄色灯光,看来是开了小台灯。耳边传来的母亲的声音越来越清晰,我的情欲亦越来越高涨,还有床板发出的咚咚声。
  我不敢偷看,只能偷听,简单的常识,如果我看到了他们,他们必定也会看到我。
  我手掏出了自己的肉棒,鬼使神差地打起了飞机,性是无师自通,我只知道那时候只有不断撸动自己的下体,才会令自己身心好过。
  母亲的叫声,并不频繁,也不大声,只有偶尔的「嗯……嗯……」,然后是粗重的喘息声音,好像都是母亲的,「呼……呼……哈……哈」;
  床板声音大,也会有「哦!」的呻吟。很压抑,好像掐住自己喉咙发出的声音,可能是怕吵到我们。
  我怕他们完事发觉我,就回到了自己房,睡下,还能勉强听到母亲的声响。
  碰!声音很大,床板发出。随后就是母亲的「啊……」,短促有力,余音绕梁。
  我内心像是被什幺触动,这一声明显和前面的不同。
  过了一会。
  「嘀」,应该是父亲走出了客厅,点起了烟,
  「咚,咚。咚」,那是母亲,估计赤脚,然后卫生间传来水声。
  到他们都再次睡下时候,我下体还在挺拔着,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,脑子里挥之不起的母亲的销魂声音,然后不断想起平时看片的情节,想象着母亲是里面的女主角。
  一丝疯狂,再也忍不住,起床,摸下一楼卫生间,想拿母亲的换洗衣物泄欲!
  恋物癖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有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幺会想到这个举动。
  翻出母亲换下的纯白色内裤,中间部位有淡黄色的痕迹,马上放到自己鼻子上,只有淡淡的腥臊味,没有尿臊味!还有一股洗衣液的清香,我当时竟然觉得失望,总希望闻到点什幺刺激性的味道才甘心。
  又拿起了款式极其普通的文胸,放在鼻子上摩挲,依旧是淡淡的清香,还有一丝乳香,大力闻着,另一只手打起了飞机,脑子里想着母亲刚才的叫声。
  想象着自己每呼吸一下鼻子上的衣物,母亲就「嗯……」一声。
  精液射得乱七八糟……出来后脑袋一阵空虚,感觉对母亲失去了兴趣,手上拿着的内裤文胸都觉得恶心,就回去睡觉了。
  第二天的母亲一如既往,忙活着早餐,又走去喂养逃生,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,有一些严厉,也有一些贤惠,我看着母亲,无法联想昨晚所听到的。
  再面对父亲,她仍然是从前一样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  不过可害苦了我,从此以后我就养成了偷听他们房事的习惯。并且摸出一条规律:不知道有没有前戏,他们持续时间不低于一小时;平时父亲到时坐到深夜一两点,如果他某个晚上11点就睡了,肯定是要干那事;不锁房门,完事后,父亲必然抽一根烟,母亲则会上厕所,好像洗什幺的;第一次听的时候,母亲可以说没有什幺呻吟,但仍觉得她很动情,有情不自禁的语气词。
  而我,每次都是边偷听边打飞机,倒也感觉自己十分快活。大概每个童年时候无意或有意偷窥过父母房事的人都一样,它能激发你的情欲,但你未必会对母亲起不轨之心,在偷窥的那时,一切反应都是不由自主的,或许你又只是将母亲看做普通的女性。不管怎样,这足够快活了
  【完】